走进盘江精煤股份公司访两代“三线人”

发布时间:2019-06-23 12:35   来源:六盘水日报  

王作勤(右)与“三线战友”一道回忆过往。

  记者 宋 迪 孔盘龙

  盘州市干沟桥,一座老式居民楼内,一位老人正在翻看着旧相册。

  黑白的,微微泛黄的老照片,似乎正在述说着当年的故事。

  这是一段两代人的“三线故事”。

  “那时候的干沟桥就只是一片荒坡。”老人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54年前,那个火红的年代。

  老人叫王作勤,已经79岁了,是盘江矿务局退休职工。

  54年前,年轻的王作勤响应国家号召,从阜新矿务局来到了“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的贵州,参加“三线”建设。

  王作勤的目的地,是现在的盘州市两河街道。一路上,崎岖艰险的山路,就给从大平原来的他来了个“下马威”——“我们乘坐的五辆大客车经过晴隆24道拐时,天下着小雨,汽车慢慢的从山脚下一拐一拐,上到山顶。我从车窗往外看,到处是白茫茫的云雾,就像在天上一样。”王作勤说,当时心里真的很害怕。

  险峻的大山、恶劣的环境,没有阻挡王作勤和战友们前进的步伐,还有建设“三线”的决心。

  初来乍到,在王作勤眼前的,是一片荒山,还有山坡下的六七排竹笆油毡房。屋里的泥地,一走一个坑,上下两层是用竹子搭建的大通铺。放下行李,王作勤就此安下了“家”。

  喝的是“望天水”、吃的是简易的饭食。王作勤所在的74工程处负责土建。7个连队,400多个棒小伙,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白手起家,开始了“三线”建设的历程,建临时住房、食堂,用白灰、黄泥、石块建“干打垒”,一栋连着一栋……

  再后来,王作勤经历了参军、转干、入党,与时代大潮亦步亦趋。

  而盘州,也在千千万万个“三线人”的艰苦奋斗中,渐渐变换了模样。

  艰苦的“三线”岁月,让王作勤学会了知足常乐。“那个年代,还有许多和我一样的年轻人,把青春甚至生命奉献给了‘三线’。”他说,自己印象最深的,是在修两河至土城公路(两土公路)时,一名战友在山顶上搬石头,连人带石头掉到山下,大石头砸在胸部当场牺牲。

  “与他们相比,我们吃的那点苦、受的那点累,又算得了什么呢。”王作勤的话语,变得有些低沉,但很快又振作起来。

  “三线”带来的,不仅仅是苦难,还有更多美好回忆。

  最令王作勤难忘的,是一家人在贵州团聚的那一天。1980年5月,王作勤家人被批准“农转非”,从辽宁省阜新县十家子公社落户到贵州。从此,一家人结束了长达15年的两地分居生活。

  王作勤的儿子王国利,关于贵州的记忆,便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那时我才7岁,还是懵懵懂懂的。只知道,自己要去遥远的地方了。”王国利说,在辽宁阜新时,自家在的十家子公社,真的只有10来户人,几乎算得上是与世隔绝了。

  从辽宁到贵州,第一次乘坐火车、第一次看到北京、第一次来到连绵的大山里……年幼的王国利经历了无数个第一次,终于来到了父亲工作的地方。

  “按照政策,我们家分到了三室一厅、80多平方米的房子。”王国利说,以当时的条件,这样的标准堪称“豪华”,一家人都开心得不得了。

  (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更让王国利高兴的是每天都能见到父亲。“小时候在老家,很少见到父亲,只知道他在贵州工作,还是解放军,特别的自豪。”他说,来到矿区后,什么都感到新鲜,这里有机关、学校,用煤烧火、还能顿顿吃白米饭……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幸福感“爆棚”。

  新奇的生活环境、蓬勃发展的矿区以及父辈们的拼搏苦干,构成了王国利的童年记忆。“三线”精神,悄无声息地在一代人的灵魂深处扎下了根。

  高考时,王国利报了秦皇岛煤校并如愿被录取。毕业时,他又被分配到盘江矿工报社,回到第二故乡,开启了自己新的人生旅程。

  “希望盘州能在自己这一代人手中,建设得更快、更好。”王国利说,这些年,眼看着盘州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县城,发展成如今高楼林立、工业发达、城市面貌焕然一新的“全国百强县”,心中的自豪感无与伦比。

  从矿工报社,到电视台,再到宣传文化部,王国利的事业蒸蒸日上,现在已是贵州盘江精煤股份有限公司宣传文化部采访科科长。

  盘江矿务局也通过改制、重组,一步步发展为贵州盘江精煤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以原煤生产、洗选加工为主导,集资本运营、发电、安装、矿建、机械加工及维修等于一体的,生产能力超千万吨的大型煤炭工业企业,也是中国长江以南第一家上市煤炭企业。

  老“三线人”王作勤,功成身退,在花园般的城市中安度晚年。

  新“三线人”王国利,还有更多的“故事”要说。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两代“三线人”用青春作笔、以奋斗为墨,还将继续描绘属于新时代的梦想蓝图、美好篇章!

  责任编辑:肖佳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