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镜像:愚传“二十四孝”不可取

发布时间:2019-06-26 11:27   来源:贵州日报  

  简单机械、原封不动地盲目宣传倡导此类“愚孝”故事,不足以真正弘扬孝道,甚至有害于我们对传统孝道文化的全面正确理解和把握。

  在北京朝阳区高碑店村的“孝悌园”,有一组“二十四孝”主题石雕。其中第一个石雕就吓人一跳。只见一位古人抱着一个粪桶,脸上露出一副复杂的表情。旁边的解说牌刻着四个字:尝粪忧心。原来,这是“二十四孝”中南齐名士庾黔娄的典故。看到这样的雕塑,让人不禁“怀疑人生”:都2019年了,这样的“孝道”还有必要拿来做榜样吗?(《北京晚报》6月24日)

  事实上,即使是严格按照传统的儒家理念,诸如“尝粪忧心”“郭巨埋儿”之类的愚孝故事,也并不是充分符合孝道精神的。如,对于任由父亲暴打的学生曾参,孔子就曾给予严肃批评,“参委身待暴怒,以陷父不义,安得孝乎?”并强调,“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争于父;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以此观之,弘扬孝道固然非常重要和必要,但像“尝粪忧心”这类并不真正符合传统孝道伦理的“愚孝”,不应该在“弘扬”之列。简单机械、原封不动地盲目宣传倡导此类“愚孝”故事,不足以真正弘扬孝道,甚至有害于我们对传统孝道文化的全面正确理解和把握。

  当然,强调不应愚传“愚孝”故事,并不等于说,传统的“二十四孝”故事都是不可取的“愚孝”。实际上,“二十四孝”中的许多故事,即便放到今天,仍是非常感人至深的,如“亲尝汤药”“负米养亲”“扇枕温衾”等等。尽管其中一些故事中的具体行为做法,因为时代环境的变化,早已没有简单模仿的必要性了,但其中所内蕴的“反哺跪乳”的孝道精神,无疑仍是具有永恒的生命力和伦理价值的。

  因此,对于传统的“二十四孝”故事,要坚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原则理性看待。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要想更生动鲜活地弘扬孝道精神,除了“二十四孝”这类传统文本之外,我们完全可以结合今天的现实生活需要,进一步续写、续编更多更丰富的新“二十四孝”故事,如将“常回家看看”“带父母去旅行”“假期多陪父母”等现代尽孝方式,都不断汇编成绵绵不绝的新孝道故事,并广泛传播。

  随着时代和社会环境的变迁,具体的行孝尽孝方式尽管会有所变化,但无论任何时候,感念父母养育之恩,不忘“反哺跪乳”的孝道精神,是不可能也不应该改变的。这诚如两千多年前的《诗经》中曾生动诠释的:“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张贵峰)

  责任编辑:刘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