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少年“or”“头号玩家” ——访贵阳本土V1Z电竞俱乐部

发布时间:2019-06-28 19:18   来源:数动体育  

  2018年3月,一部叫做《头号玩家》的电影点燃了朋友圈。

  打游戏、赢亿万大奖、拯救地球,以至于一位影迷在豆瓣写下“这是一剂游戏宅的春药”的评论。

  不过电影与现实的边界很快就消融了。在5个月后的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表演赛中小组赛中曾被韩国队击败两次的中国队逆风翻盘,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英雄联盟冠军。

  胜利还在延续,11月,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韩国仁川文鹤竞技场举行,IG3比0战胜欧洲战队FNC,夺取队史S系列赛首冠,这也是LPL历史上S系列赛的第一个冠军。

  于是几乎在一夜之间,与电竞有关的语境改变了,不再是诱人堕落的毒药,而成为了青春、激情的代名词。从事电竞的那群人呢,也似乎一瞬间从“颓废网瘾肥宅”摇身变成为国争光的“头号玩家”。如此巨大的反差令人更加好奇他们真实的生活是怎样的。

  这个问题,或许只能由他们本人回答。

  从渴望自己成功,到渴望看着他们成功

  “在我们那个年代,父母不可能同意我搞电竞”,谈及年少时的电竞梦,贵阳本土V1Z电竞俱乐部创始人王磊(化名)嘴角不由得泛起一丝苦笑。

  蓝衬衫、西装裤,中规中矩的平头,从如今的王磊身上很难看出他有过逃课翻墙去网吧、连续泡170个小时的“光辉”历史。不过在王磊眼中,自己那时绝不是简单地傻玩,他接触过较专业的CS团队,也在ESWC(电子竞技世界杯)比赛中拿过不错的名次,但最终敌不过家人的怒火,“她将我的键盘、鼠标都扔到了火里。”

  09年大专毕业,王磊去了广州,一度因为工作繁忙搁置了电竞梦,“但其实心里一直痒痒的,因为以前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游戏的陪同和与兄弟之间相互加油呐喊中度过的”。13年回贵阳后,一次偶然机会让王磊发现原来那帮老战友虽各自成家立业,但仍在线打CS,于是组建一家电竞俱乐部的想法开始在他脑海里萌芽,“如果能帮助年轻的电竞热爱走向成功,那也算延续了当初的梦想”。

  当年父母强烈反对的“阴影”还在,所以这次王磊选择瞒着妻子悄悄进行,然而妻子在知道事情后却出乎意料地支持,这令王磊信心大增。

  筹备俱乐部,前期最困难的就是“人”——合适的合作伙伴、合适的管理者及教练和队员,幸运的是在17年,王磊先后遇到了刘云和张霖。

  和王磊曲折的电竞路不同,刘云的梦想一直在自己的规划之内。18岁那年他递交给父母一份《十年计划书》,将什么时候打上职业、什么时候退役转型都列得清清楚楚,之后刘云的人生轨迹基本将计划书的时间线完美复制。退役后,学中英双语播音的他拒绝了电视台的邀请进入腾讯工作,以贵州腾讯互娱省经理的身份被派驻贵阳,后辞职在贵阳创办了贵州首家以电子竞技为主营业务的专业赛事执行策划公司——盛合互娱,从而与王磊结缘。

  “其实在王磊之前就有其他人找过我,都是曾经有电竞情怀,现在有钱了想圆梦的大老板”,经过认真考虑后刘云选择了与王磊合作,“一家俱乐部的成败资金是一方面,但比起只砸钱不管事的‘金主爸爸’,我更需要的是一个王磊这样的事业合伙人。”

  王磊与张霖同样属于一拍即合。后者虽然只有23岁,但已然属于电竞领域的“老将”。张霖高中时就靠着LOL代练挣钱,现在统帅着在贵州本地打英雄联盟颇有名气的GP战队,是其第三任队长。两人在一场电竞比赛中相识,在知道王磊组建俱乐部的想法后张霖毫不犹豫选择加入,“和长沙、重庆和成都这些周边城市相比,贵阳电子竞技环境的发展并不理想,不过贵州选手的单项成绩在全国的排名都比较靠前”,因此张霖无比希望能将贵州本土电子竞技团队发展起来,“我希望能让现在喜欢电竞的孩子们少走些弯路”。

  2018年底,贵阳V1Z电竞俱乐部在花果园的一间出租屋内诞生了。整个俱乐部分为CS和英雄联盟两个部分,前者由有经验的职业选手组成,主要负责为俱乐部在大赛中冲成绩,为此,王磊专门请来了自己的老战友熊冰来做主教练。

  “他一叫我就来了”,熊冰曾经拿到过WCG三星电子杯大赛贵州赛区的冠军,当时的队友拉他一起去外省打比赛,但考虑到年龄大了得有份稳定的工作,经过痛苦的挣扎熊冰最终选择了在职业生涯上升期放弃电竞。王磊找到熊冰时,他已经自己开店做起了老板,“但我真正的梦想还是电竞”,年轻时熊冰就渴望能带一支队伍,所以现在格外敬业,每天早早去自己店里转一圈就匆匆赶到俱乐部带着队员们训练、复盘、总结;各种比赛录像都是看了又看,“店里家里的事全靠老婆打理”。

  因为自己曾经做过选手,所以熊冰格外知道自己手下的这帮兄弟最需要什么,“职业选手在技术方面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关键是心态”;因此每次大赛前熊冰都会与队员们进行一对一交流,希望他们能尽量放松心态,发挥出自己的最好水平。

  在被问到对俱乐部的未来有何期望时,王磊、刘云、熊冰的回答不约而同:队员们有一天能站上最高领奖台。

  “这个愿景并不仅仅是为了俱乐部的现实发展”刘云随后又补充解释道“我们这几个人没有生活在电竞最好的年代,对于电竞多少有些属于自己的遗憾,所以如果有一天我们亲手培养出来的选手能够站在我们曾经梦想过的位置上,那将是另一种形式的圆满”。

  依然奋斗,但也会考虑将来

  假如单纯的以比赛成绩论英雄,戴明和金鑫已经算是佼佼者。

  在CS的江湖中,他们一个雄踞世界16强,一个则是全国四强,然而即使有不错的战绩傍身,两人依然因为所在战队解散一度被迫考虑退役然后换个稳定的工作。

  “电竞俱乐部很多,但稳定的只有站在金字塔尖的那一两个,其余的在经历几起几落后就解散了”,回忆“失业”在家的那段日子,戴明描述整个人会越来越慌,“虽然代练会有些收入,但你心里知道那不是长久之计”

  就在戴明开始认真思考退役的时候,接到了同样遭遇俱乐部解散的金鑫一起来贵阳试试的邀请。金鑫是浙江人,却与贵阳颇有渊源。他的第一个电竞偶像是有“国内最强天才”之称的Savage,而后者的籍贯正是贵阳,这令金鑫对这片土地充满了好奇与向往。后来为了走职业化道路,金鑫16年时在贵阳呆了半年,印象很好,因此今年年初在前辈的介绍下,他毫不犹豫地叫上戴明一起成为了这座电竞新兴之城的两名“贵漂”,来到了V1Z俱乐部。

  “很喜欢这里,因为稳定”,金鑫告诉记者,由于职业赛事体系的不成熟以及之前代理发行商的缺席,目前CS在国内的用户基数不大,从业选手更是少于英雄联盟,“这造成投资人觉得看不到回报,俱乐部倒闭与失业成为家常便饭,但这里给人的感觉不一样,老板不急功近利,有种安定感。”

  不过戴明和金鑫仍然会思考以后的道路,“就我现在的年纪而言退役之后做什么已经是近在眼前的事情”,90年的戴明有时候会羡慕比他更为年轻的那些选手“职业电竞选手生命周期短其实不是年纪大了就脑力下降,更多原因在于随着年纪增长杂念多压力多了,在心无旁骛这件事上不及年轻队员。”

  有这种感慨的不止戴明。“艾克猫”是V1Z俱乐部英雄联盟队的教练兼一队队员,这支以张霖带领的GP战队为基础组建起来的队伍平均年龄只有17岁,因此今年22岁的“艾克猫”看小队员们时已经有了“就像看当年的自己”的感觉。

  尚处当打之年,“艾克猫“坦言自己现在更享受作为“选手”的身份,但在俱乐部负责人刘云和他聊天,希望他能兼职教练协助张霖管理队员的训练和生活时,“艾克猫”依然很快同意了,“电竞是碗青春饭,吃不了一辈子,得早点为退役铺后路,做教练是个不错的选择”。

  现在“艾克猫”每天与和队友们做着同样的训练,作为多年笑傲贵州电竞圈的GP战队第四任队长,他对取得更好的比赛成绩依然充满渴望,“会继续为梦想奋斗,但也会为将来的生活努力”他如此说道。

  需要主角,也培养配角

  相比戴明、“艾克猫”的现实烦恼,相当于俱乐部青训营的英雄联盟二队队员们的生活要单纯许多。

  09:00—12:00 训练

  13:00—17:30 训练

  19:00—22:00 训练

  22:00后:复盘分析总结

  这种典型的高三式日程表连接着一套“严酷”的淘汰机制。“每个人每个月都有自己的考核指标,达不到就面临淘汰”,之所以如此,王磊和刘云有自己的考量,“人们只记得住冠军,电竞领域尤其如此,小队员的优势在于满腔热血,拼劲足,但有时候现实和梦想有差距,我们作为过来人得替他们把关,如果这块实在出不来,赶紧纠错才不至于耽误他们的前途”。

  被淘汰了就意味着和电竞绝缘吗?答案不尽然。

  根据腾讯电竞与腾竞体育共同发布的报道称,电竞产业岗位种类已超100种,人才缺口更是超过50万,这里的缺口,自然不会仅仅是职业运动员。

  “电竞需要站在镁光灯下的‘主角’,但作为整个产业而言,幕后的‘配角’同样重要”。刘云以赛事转直播举例,每个比赛选手都需要第一视角和第三视角两种镜头,一场比赛至少需要300个镜头,这还不包括花絮,区别于传统赛事的难度要求电竞导播不仅需要有过硬的导播技术,还必须要懂电竞游戏,知道该抓哪个瞬间,“而能达到这个标准的,现在少之又少”。

  为了满足市场日益增长的人才需求,V1Z俱乐部与贵州装备制造职业学院合办了电竞专业,囊括了偏理论的电竞心理学与偏实务的转直播、赛事策划执行等课程。

  在合作办学的过程中,V1Z俱乐部经常会发现一些打比赛的好苗子,比如现在英雄联盟二队的海涛、“有点鱼”就是从校队挖掘过来的。尽管日常训练任务繁重,俱乐部仍然为这样的学员选手留出了充足的文化课时间,刘云表示,这是希望每个队员都能在职业选手之外拥有更多的选择。

  这两年电竞形式大好,有不少家长主动联系俱乐部和学校,想把孩子送来,开心之余刘云加强了把关力度,“说到底,能进入这个行业的绝非是成绩不好只知道打游戏的网瘾少年,进入之后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头号玩家',只有在认识清楚后做选择,才是对自己,对电竞负责。”(记者 朱希  张丹  榕二燕)

  责任编辑:杨秀攀